人生归去来

时间:2019-03-08 10:34:44 | 作者:孙逸铭

他问下属:“督邮今天愤然发怒,所为何事?”

幕僚答道:“当束带迎之。”用手指了指圆形方孔的束带扣。

“岂能为五斗米折腰!”说罢,愤然离去。

……

时至今日,往事仍历历在目。

陶家园青山绿水,竹树环合。他常缓步于田间小路,回想人生。一生的种种场景,像一幅缓缓拉开的画卷,在他眼前重现。

苦重的柴桑,苦重的家园。柴桑,从古至今,便是兵家必争之地。太和七年,三吴发生旱灾;七年之后,东晋再次大旱,土地干裂,粮食颗粒无收,无数百姓饿死街头,幸存寥寥。

年少的陶渊明,目睹了战乱与饥荒,心生“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”的大志,年少的胸膛里深埋着“达则兼济天下”的理想。

20岁,陶渊明踌躇满志地前往会稽,准备一展抱负。然而,这是一场失望的旅途。所谓的“名流贤士”,无一不是穿着锦衣玉缎,饮酒作乐,吸食“五石散”之辈。谈起苍生社稷,无不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。当得知陶渊明是陶侃曾孙时,全场哄笑:

“陶侃……的曾孙?就那个……捕鱼的小——官?”

笑声刺痛作文http://Www.ZuoWenWang.Net/了陶渊明的耳膜。他发出了绝望的呐喊:

怎么会这样?!我心中的会稽不是这样!

然而,他还是出仕了,他要为太平天下尽一己之力。凭着自己多年积攒下的学问,他先后谋到了几份职位,俸禄让人眼红。可他看不惯上司王凝之在道堂里披头散发装神弄鬼的模样,看不惯桓玄那颗狰狞的野心,看不惯彭泽县衙上上下下的逢迎讨好,他的心里一次次地埋下了了归隐的种子。当王凝之对他曾祖父陶侃表现了不屑,当桓玄表现出对皇位的垂涎,当小小的督邮耍足了威风勒索钱财,他一次次愤然而去。

往事如烟。陶渊明摇了摇头,拿出别在腰间的酒葫芦,快意地大口饮尽。

远离黑暗的官场,唯有陶家园,能给他快慰。

如今的日子,清晨迎接第一抹朝阳,傍晚目送最后一只归鸟。每天与妻儿携手穿过林荫大道、田间小路,呼吸着新鲜自由的空气。他晨起耕作,带月荷锄,在田园洒下幸福的汗水;东篱下,菊花散发着芬芳的清香;南山前,他在快乐歌唱。他临风把酒,看庭前花开花落,望天上云卷云舒,此乐何极!

归去来,这是他人生最满意的、最无悔的选择。

  • 上一页12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