孤独

时间:2019-03-08 10:34:42 | 作者:谢萱妍

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。”这两句诗可谓是妇孺皆知。陶渊明更是人尽皆知的隐士。而隐居,必然就代表的是孤独了吧。若世间有二三好友相伴,又何必隐居呢?

但,古人有云:“小隐隐于山,大隐隐于市。”在尘世中,真的能“隐”的下来吗?耸耸肩,摇摇头,谁知道呢。但偶有一次机遇。细细观察了“独”这个字。独,左边为犬字旁,而右边,却是一个虫字。犬与虫,能有什么交际呢,又谈什么共同语言呢?我便姑且将“孤独”和“无知音”画上了等号,再一次将关于孤独的思考抛之脑后。

进初中一年多了,我也自诩是班里的一颗开心果,与我玩在一起的人也很多,又有二三知己可以倾诉心事,每一天都过得很轻松,甚至有时为此遗憾:可能这辈子都体会不到孤独了。

一个蝉鸣声浓郁的下午,闷热的空气让人无比困倦,配上黑板上鬼画符一般的“√13×√21&pide;√3”,衬以老师喋喋不休的话语,简直是最适合睡觉的时光了。自然的,我将头靠在桌上,耳朵贴着桌面,丝缝严合,自成一个小天地时:

似乎作文http://Www.ZuoWenWang.Net/我的头一下子被谁按入了水中一般,耳边全没有了令人困倦的声响,唯一能听见的,就是同桌不断在纸上鞋子的声音,甚至能分辨的出那笔画的长短。课堂上的人儿们:有的在认真听课,有的昏昏欲睡,有的无聊的在转笔。笔在他的手中流畅的转动着,映在我的眼中。他们都能听到老师那聒噪的,无趣的,甚至有些令人厌烦的声音。

我呢?仿佛被拉到了一个异次元的空间,亦或是有什么不知名的东西将我和他们隔绝了起来。这一刻,我与他们是如此的格格不入。我所感受到的,没有人知道。

无名的恐惧油然而生。忽的,我从桌上弹了起来,坐的笔直笔直。喧闹的声音重新塞满了我的耳朵。那时听来,竟是那么的令人安心。

后来,我常常忆起那个下午。当我被前所未有的宁静所包围时,并没有像一些书上说的那样“心灵感受到了无比的安逸。”而是有一种不能言明的,及其深厚的恐惧之感。我始终不明白它来自何方,可谓“情不知因何而起。”

尔后,偶得一位长者指点迷津:“那个东西,不过是孤独而已。你啊,只是害怕罢了。”

  • 上一页12下一页